痛心!杭州失联女孩确认遇难……真的与有关吗?

发布日期:2019-07-16 07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刚刚,15:10,记者核实到最新消息,搜救队在象山松兰山景区海里发现了女孩遗体,是失踪多日的章子欣!

  遗体发现地点为石浦镇。搜救队一名队员告诉记者,听说是海钓的人在渔山岛附近发现了遗体,现在由渔政部门的船送往石浦。

  警方已经通知所有在现场的救援队收队上岸,他透露,基本确认是失踪女童子欣。

  杭州女童章子欣在象山失联后,各级政府高度重视,组织公安、渔政、爵溪街道等相关部门及民间救援队等500余人,连日不断在失联周边及附近海域进行拉网式搜寻。

  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,在象山石浦海域(东经121度59分、北纬29度12分)海面上发现一具尸体。目前,尸体已被打捞上岸,衣着、体貌特征疑似失联女童。

  记者13日下午从浙江宁波市有关部门了解到,救援人员在距离杭州失联女童最后出现地30公里外的石浦镇海域,发现了一具遗体。据媒体报道称,该遗体为女童章子欣。

  参与救援的浙江孙茂芳救援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现已经接到了警方的收队命令。

  得知女儿遗体被找到,父亲章军发文称,“刚刚得知我的子欣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,去了天堂,这一辈子我们无缘继续做父女,希望下辈子她还是我的女儿,让我能够继续照顾她”。

  中国的教科书,一直都是宣扬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,所以一些受到良好教育的人,总会对嗤之以鼻,认为这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。

  但如果你把视野扩大到中国广大的乡村地区,或者你去关注一些从事高风险行业的群体(比如做生意的,或者来钱来的不干净的那些人),你就会发生,他们中有笃信风水的、有笃信生肖的、有笃信生辰八字的、有笃信各种地方宗教和传统民俗的。

  所以,千万不要“以己度人”,以为自己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,别人就会和你一样,这是一种因为傲慢而产生的思维定势。

  发现这个QQ账号的相册里充斥的全部都是和宗教有关的图片,其中有一个叫“三山国王”的神像,多次出现在相册里。

  三山国王是广东东部的民间神祗,起源于揭阳,在潮汕、海陆丰、客家等地区有较多信众,在潮汕人大量移民东南亚期间,这一信仰也被传播到了泰国,马来西亚,新加坡,印尼等国家。

  但是,其实并不需要完全原创一个教派出来,很多都是通过扭曲正常的宗教信仰而衍生出来的(我读大学时选修过一门中国文化史,是一个学术圈里颇有点名望的老师教的,他曾说过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:“宗教和的区别仅在于,宗教教人行善,而教人作恶。”)。

  有网友留言说,如果用九宫格输入法输入这串数字对应键盘位置,就会打出来一段字:

  我专门把输入法改成了九宫格,点28跳出来的是“不”,51跳出来的是“了”,64跳出来的是“你”,68跳出来的是“女”,但29跳出来的第一行却是“阿姨”。

  也就是说,网友的说法没错,这串数字用九宫格输入法,确实可以打出“不存在了,你女”这句话,而在九宫格输入法下,按下空格,则会跳出空格。

  在奶奶的采访视频中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,梁某华和谢某芳最初并没有打算租章家的房子,他们甚至提前买好了7月6号(注意这个时间)离开的机票。

  然而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们在章家楼下遇见了章子欣,然后突然就提出要租房子,甚至把飞机票都退掉了。

  但从后面发生的事你可以看出,这对租客根本就没打算要长租,他们甚至都没考虑过7月8号0点之后的安排,那么他们为什么突然退掉机票还说要在章家租房子?

  梁某华和谢某芳把章子欣带走后,先后去了厦门、温州和宁波,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都在海边。

  而且根据7月7日当天拍到的监控画面显示,从早上退房开始,到傍晚酒店门口的抓拍,章子欣的手里一直拿着一个游泳圈,这有可能是梁某华和谢某芳为了方便作案,哄骗孩子要出海游泳玩。

  而且从家属的反馈来看,章子欣最初几天玩得都很开心,说自己吃的也很好,还让奶奶不要担心,由此可见,这对租客至少表面上对章子欣是很好的。

  但是一家服装店的老板向记者反馈,章子欣和一中年女性曾一起进到她的店里,然后章子欣在他的推荐下看中了一条裙子,就很开心地说要买买买,结果女的说不买。老板问怎么了,女的回了一句“不是自己的孩子”。

  从章子欣这几天的表现来看,最初几天梁某华和谢某芳应该是一直对他有求必应,直到7月7月那天(从里面提到的“象山港”可以推断出,这件事就发生在7月7号,也就是章子欣失踪当天),章子欣就成了女租客口中“不是自己的孩子”。

  于是,网友的推测是,梁某华和谢某芳觉得他们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,所以没必要再演下去了。

  他们对章家的讨好,和章家的互动,在微信上和章爸爸的百般拖延,其实都是为了等到他们预定的那个时刻。

  7月7日晚19时18分至22时20分之间,章子欣失踪了(前一次监控画面拍到章子欣和这对租客在一起,后一次监控画面就只有那对租客了)。

  为什么选择东钱湖,目前我们还无法得知(如果能拿到他们的手机,或许就可以找到答案),但从监控室可以确定的是,他们在湖边一直休息到7月8日0点,然后相互拥抱,用衣服把彼此绑在一起,然后走向湖水深处结束了他们的生命。

  今年的阳历7月8日,对应的是农历六月初六,在潮汕地区的民俗中(注意前面提到的那个“三山国王”神祗,也是潮汕地区的信仰),六月初六是“鬼仔过桥节”。

  但梁某华和谢某芳很可能是信了某种由潮汕民俗衍生出来的,这种根据自己意志,对传统民俗进行了扭曲的解读。

  其实梁某华和谢某芳并非夫妻,梁某华早已结婚生子,育有一儿一女,白小姐特马一特一肖,但根据当地村干部介绍,梁某华在十几年前就和妻子“离婚”(没有办正式手续,但把结婚照烧了),之后一直外出打工,很少回村里,甚至连父亲去世都没有回来。

  而梁某华和谢某芳的关系,更像是事实上的夫妻,他们在租下章家的房子前,最初住的是村里的“7天连锁酒店”,订的是大床房。

  两人原本订的7月6号的机票,可能就是为了在7月8日凌晨完成他们特殊的“殉情”仪式。

  只是在无意间看到了章子欣之后,他们因为某种原因看中了她,并用尽一切手段去获取章家的信任,把她带在了身边。

  面对章家的反复询问和把孩子带回家的要求,他们的选择是稳住章家人并不断拖延时间,拖到7月7号晚上,他们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。

  但梁某华的最后一条朋友圈中,却是一条谎言(称充电器坏了,手机没电可能要9点、10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),这或许只是怕章家人报警坏了他们的计划。

  而在他们的计划里,一切都将在7月8日的凌晨画上句号,至于之后会怎样,他们已经丝毫不在意了(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可以无所顾忌地把身份证信息抵押给章家人)。

  至于章子欣在他们的计划中扮演了什么角色,因为没有相关的直接证据指向某个方向,所以这里不做猜测(网友猜测是做“冥婚”中的“花童”)。

  说看起来是几种说法中最玄乎的,但却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种逻辑自洽,并且能够有效解释案件背后种种诡异现象的解释。

  最后,提醒所有孩子的家长,不要轻易把孩子托付给直系亲属之外的人,也不要做那种“只管生不管养”的家长。

  既然你选择了生下他/她,那么在他/她成年之前,管好他/她,教育好他/她,是你作为父母的责任。

  这个优秀的孩子的逝去,也让一个家庭变得支离破碎,对于谭爸爸而言,他的坚持和希望都归零了。

  罗嘉良与老婆隔空打情骂俏,丧父只字不提,未有流露半点难过心情,令家人极之不满。“不刻意讲这件事(指父亲去世),大家心里明白,但老爸走了,他还有心情拿老婆的照片在晒恩爱,还这么开心,我们真是看不过去!”罗家亲友说。

  在大学室友王同学的眼中,小谭“是一个特别聪明、特别勇敢的姑娘,学习很认真,但是玩的时候也很会玩,会一个人去外地旅游。不过她警惕性比较高,知道注意个人安全,也从来不去酒吧这类地方。”